自从亚当吃了禁果后, 他开始对两性时事等等的课题有浓厚的兴趣。 欢迎浏览小男人的文章。谢谢捧场!

Wednesday, September 27, 2006

誰邊緣化了誰﹖

也多虧李光耀的言論﹐就把國內紛擾多時的各族人民邊緣化課題化解﹐各大朝野政黨如今把矛頭向外﹐體現了眾志成城和同心協力的精神﹐同仇敵愾共同面對"外敵"。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總是把他國的言論視為"陰謀論"﹐把她視為"假想敵" 。


東協國家一貫不干預各個國家的內政﹐這次大馬巫青凱里以新加坡馬來人被邊緣化來比喻檳城的馬來人﹐這一言論對李光耀來說非常刺耳﹐強人終究按捺不住﹐終於發聲了。這種引用他國種族邊緣化之爭辯﹐是否干預了他國的內政﹐一時也說不清楚。


大馬華人到底有沒有被邊緣化﹐唯有生於斯長于斯的華人最清楚﹐也不必由外人說三道四。李光耀曾經忍痛脫離馬來西亞﹐成立新加坡的國度﹐從一個沒有天然資源的國家﹐毫不起眼大翻身成為世界無人不曉的國家﹐心理上難免過於自卑又自信﹐說起話來自負又自大。此番言論熟是熟非值得研究﹐不過李光耀說話的態度就引來千層浪的回響。


要怎樣厘清邊緣化 ﹖邊緣化的定義又是如何﹖經濟發展還是文化建設﹖教育方向還是政治趨勢﹖政經文教平衡發展﹐各族人民公平分享"大蛋糕"當然是最主要的基石。也許我國做得還是不夠﹐還未完善﹐不過這不表示某個族群正在處於邊緣化。反觀新加坡多年前推崇英語﹐毅然把南大關閉﹐的確把新加坡的英文水平推向了高峰﹐吸引了許多以英文為主的國家投資﹐不過卻把新加坡華裔子民英化﹐我們可不可以說當時的中華文化被李光耀邊緣化﹖詭异的是﹐中國如今在經濟起飛﹐為了乘搭經濟順風車﹐李光耀如今卻鼓勵人民多多學習中華文化﹐見風使舵的功利思想一覽無遺。

至少在我國以母語的各源流小學受憲法保障﹐雖然很多教育政策朝夕令改﹐不過還有馬華和護教人士作為強力後盾﹐還可以商量協商。


與其說邊緣化﹐倒不如說國民在各大領域還未趨完善﹐國家正在朝向第九大馬計劃和2020年宏願邁進﹐就是要提高各族的競爭能力和就業機會﹐全民共享先進國的便利。當然在這個過程﹐一些偏差的政策的確要糾正改善﹐枴杖也必須要丟掉﹐教育必須給予平等的機會﹐貪污受賄也必須連根拔起﹐生活治安也必要加強﹐打造一個安居樂業的國度。

Thursday, August 24, 2006

全民拼治安 文/周本兴

新山柏伶花園的程嫊妗被掠夺者杀害,敲起了治安的警钟。上至议员党员,下至普罗大众在上个星期和平請願集會及遊行,抗議治安的敗壞。

新山柏伶花園是第二马新通道的必经之地,我的住家也靠近那里,那里的治安因为警局关闭而导致治安每况愈下时有听闻。特别是那些凌晨摸黑要去新加坡工作的电单车骑士,更是提心吊胆,因为常常有匪徒制造假车祸真抢劫,财物损失事小,人命丢失事大。我的朋友也有一次这样的惨痛经历,手机钱包被打枪,人也受伤入院,报了案也没有看到警方加强巡逻,妄顾居民的安全。

马国警方人力不足是铁一般的事实,人力不足当然不能和效率低挂钩。不过事实摆在眼前的是马国连日来的褫夺杀害人命案件,导致人心惶惶,这暴露了警方无能的讯息。因此各大媒体扮演第四权的角色,纷纷先后号召"全民拼治安"或"警民有约"的活动。警方既然碍于人力有限,无法提高效率的服务,各民族就自动自发团结一致打拼一个安定的社会。

其实,警方的职责是保护人民,现在反而是人民自己保护自己,这个本末倒置的做法,实在令人不安。虽然如此,我们还是期望警方在人民报案时可以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有效的破案,使人民可以安居乐业。就像最近的一个例子,一名新加坡男子,车子被打抢,警方在5个小时之內破案,车子完璧归赵,的确是大快人心之事。


马国在2007年是国家的旅游年,在努力号召吸引外国人来马参观之时,也要营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使旅客安心观光。如果稍有差错,旅客安全不保,也破坏国家形像,成为国际的笑柄就不值得了。

外来人才是好政策 文/周本兴

外来人才是好政策 文/周本兴



昨晚八频道直播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现场演说,住在新山的我非常钦佩他三语的演讲。在我看来,在一定的程度上新加坡的双语政策可说是成功的,因为绝大多数的新国人民都会了解明白总理的说辞。

不单如此,演讲说明欢迎新移民政策,可以看到新国领袖对外来人才的渴求。领袖的开明思想和心胸的宽阔,对外来移民而言是一种保障,因为国家没有把外来人才当成是威胁论,反而珍惜和感恩他们对新国的贡献,这项做法是外来人才不断涌现新国的要素。

本人几年前也想在新加坡工作,不过只停留在"想想" 而已,至今还没有行动,不过也不排除将来在新加坡工作的可能,响应新国对人才的号召。

一个国家能够茁壮成长,有赖以领袖的开明态度,顾及全民的利益。正如李总理所言,第一代的外来人才也许要适应这里多元文化习俗宗教,融入社会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一旦落地生根,第二代就会有归宿感。本人的亲戚友人当中也有人一一被新加坡吸纳,在新加坡定居成家,开枝散叶。

当晚总理对来自马国的理发师颜添发赞赏有加,肯定了他对新加坡在美发业的贡献,令人欢心。这就说明新加坡除了吸纳有专业文凭的专家之外,也不排除没有文凭靠劳力谋生的一群。

反观一些国家,排挤本地人才,种族固打制度扼制了有天分的人才,在本身的国家似乎没有立足之地,一些纷纷投奔他国,寻找自己的天堂。因此,新加坡如今在经济的成就,如果我部分归功于外来人才也不为过吧?

Tuesday, August 01, 2006

小心处理种族问题 文/周本兴

唐太宗说:"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一语道破细读历史的重要性。从历史的学科,我们知道真相的来龙去脉,事实的根据,事物的美丑以及从事件中吸取教训,以免重蹈覆辙,避免历史重演。

因此书写历史的人,应以客观切入历史,以翱翔事实报导,不是根据自己的喜好主观批判,选择性的夸大其词、误导甚至煽情似的左右史实。这样的书写历史方式就有所偏帮,有违历史学家中肯的情操。博特拉大学出版的《种族关系》一书两名学者,就犯上以上的错误,而引来朝野的不满和唇枪舌战。

他们把华团在1999年8月16日提出的《大选诉求》,形容为"极端份子" 。

他们撰写行动党是513流血事件的发起者。

他们撰述甘榜美丹冲突事件凸显印度人是祸首。

单单就以上的事件加入主观的判断,凸显他族是罪源祸首,这样的记录方式是否有违《种族关系》科目的原意?其目的是巩固加强各民族的关系还是制造事端破坏种族和谐?更何况此读物还要推广至各大专学府,可想而知,历史的诠释错误没有即时被修正,一旦根深蒂固,这是一颗计时炸弹,对各族群都没有好处。

其实以上事件可以客观记录,不用感情用事,为历史归罪责任标上有色标签。华团的大选诉求,对一些人也许是"偏激" ,对另一些人是"正当" 的权益诉求。若此岂可以极端份子来形容?513事件和甘榜美丹事件也不是简化来归罪于某一方。

作者应该更深入客观的分析探讨,而不是打出煽动性的标签,伤害其他族群的感受。令人感到纳闷的是,既然朝野已经觉得此项科目有欠缺妥当之处,高等教育部长拿督慕斯達法还不愿马上命令收回修改,还要等到正式课本推出之前,成为"暂时性的读物"。

这样的做法实在令人遗憾。高教的对处理族群的敏感度,有失妥当。不过內阁已经命令收回有关教材,的确令人欣慰。马大历史学家丘家金已经发出警告种族关系是极度敏感的课题,应该小心处理,他劝请作者书写历史时应该有根有据,不能听取片面之词。他也形容此科目的一些内容是"冲动"以及"审判性" ,特别是513事件完全归罪于行动党。("rash" and "judgmental", particularly the blaming of the May 13 raceriots on the DAP. )

他说没有证据显示是谁发动这个流血事件。有鉴于此,甚至一些历史学者之间对事件的发生都持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那些作者更不应该冒冒然下定论,把矛头指向任何一方。若一意孤行,则有失历史学家的风范。非常惋惜的是,大马独立要进入50年头,我们的族群关系还是像圣经记载当年上帝在巴别塔下把人类变得说不同的语言,变得不能沟通一样。连我国的历史图腾,也各自表述。因此,各族历史学家以及各族领袖应该心平气和坐下来,客观处理历史事件,而不是一昧指责任何一方的过失,避免一些族群遭受二度伤害。

Monday, July 17, 2006

新山人也不快乐

新山人也不快乐

新經濟基金會(NEF)调查全球的快乐指数一公布,据说新加坡是亚洲最不快乐的国家,全球排名131。

新加坡政府在快乐指数调查还未公布之前就展开了"笑容400万"活动,要收集400万个微笑的镜头,此项运动是否有先见之明还是纯属凑巧?"笑容400万"活动来得正是时候。

新加坡的人不快乐,近在咫尺的新山人会快乐吗?住在新山的子民,多数呼吸着新加坡空气。他们每天就要摸黑整装待发去新加坡工作,早上出门看不到太阳,晚上也如此。如果不是兑换率可以赚到大马一倍甚至两倍的薪水;如果不是为了家庭的生计;如果不是可以少奋斗几年,他们也许会在本地工作。他们是因为在新加坡的工作压力而快乐不起来?

还有那些早起去新加坡升学的大马学生,如果不是新加坡的人才政策奏效,如果不是大马教育政策的朝夕令改,不公平分配大学学额,好些成绩辉煌的学生在大学得不到要就读的科系,甚至一些被拒于门外,也许好些大马学生也不必摸黑去新加坡读书。升学的压力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去新加坡工作或升学,正如香港阿叔,"你有我压力,我有我压力"的写照,回到新山也要面对抢劫、褫夺、偷窃、路霸的危害,外来的压力加上本土化的危机,新山人是面对双重的压力。我的邻居是一名新加坡人,在新山购置新居在此过着退休生活。除了家里安装电眼之外,也在家里养了3、4只狗,应该是加强保安吧。

活在新加坡因为都市化的关系,生活的步伐匆匆,工作或升学的压力逼人是可以理解的;活在新山却面对罪案的肆虐,或许已经麻木不仁,或许还是会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如果可以选择,你要生活在哪里?

Friday, July 07, 2006

不吐不快:我们的毕业生怎么了﹖

不吐不快:我们的毕业生怎么了? ●周本兴


这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不过此类新闻还是常常浮现在报章,学生拖欠贷款不还。

7月升上大学的新生就要去各大校园报到,展开新人生的里程碑。虽然如此,上大学也是要一笔可观的经费,为了可以让学生没有后顾之忧,许多社团组织或财团机构都会提供家境贫寒者申请奖学金或贷学金,春风化雨,以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

顺利得到奖学金者,当然高高兴兴,毕业后无须偿还一分一毫;而多数大学生只能申请到贷学金,这也不错,只不过是毕业后必需根据合约按月偿还。

想起当年自己庆幸得到糖王郭鹤年的贷学金,感激不尽。郭氏基金的特别之处是毕业后只还贷款的一半,如果贷款3万,毕业后就偿还1万5。这算是很好的优待。那时毕业后是一名实习律师,所得的津贴不足以偿还每月的贷款,便写信去恳求押后偿还。想不到居然被批准。后来收入增加,也在3年里偿还所有的债务。

我们那时的大学生,似乎从来都没有“忘恩负义” ,虽然一毕业就有债在身,我们也咬紧牙根,按月偿还贷款。不是我们很“伟大”,而是如果我们没有按月偿还,这将影响基金的操作,并且牵连那些将要申请奖/贷学金者。

今天我们的大专生,是不是难逃“一毕业就失业”的宿命?怎么一个一个没有履行“欠债还债”的法律责任。这也导致政府的基金瘫痪,入不敷出,足以影响即将升学大专生的“财路”。

代理追债效果不彰

政府起初非常宽宏大量,只是呼吁贷款者尽快按月偿还,只可惜都成为“耳边风”,后来才下定决心,委托代理追债。不过,令人纳闷的是代理的功效似乎“功夫不到家”,到目前为止只追讨回四分之一的贷学金。甚至协商到一个地步即使是每月偿还20令吉,也照单全收!我常和同事揶揄如果追债之事换为律师处理,不日尽数收回。

如今有建议说那些拖欠者其它的家庭成员再无法向政府贷款,这看来是好事,希望不会沦落成纸上谈兵。当初不是建议把所有冥顽不灵者通通大名上报,不过后来还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现在的大专生,可以得到奖/贷学金马上牵一辆灵鹿奔驰;可以追求名牌,衣着亮丽;可以向钱看齐,大搞直销。不过连基本的饮水思源抛诸脑后,我们社会出现这样的大专生,我不敢期望爱心社会的落实,也不敢奢望大专生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

本文刊登於南洋言論

Sunday, June 11, 2006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前首相敦馬哈迪揭露,當初他在挑選接班人時,阿都拉是第二人選。此話一說,引起舉國人民譁然。

老馬退位至今,從和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拉菲達AP風波的對峙開始,屢屢批評國內政策的不是,其言論越來越犀利,美景大橋停建算是一個定時炸彈,到如今他單鎗匹馬單刀直入向首相開刀 ,這個炸彈終於炸開了。

馬哈迪對首相的放話,不是鬧鬧情緒那麼簡單,而有人身攻擊之嫌。當初選了人,即使是第二選擇,不是最好,也是經過衡量多番考慮之後的抉擇,現在後悔之前作出的決定,還火上加油說首相忘恩負義,在他背後插刀。這樣的行為,正如金庸小說里的老頑童,一時這樣一時那樣,讓人摸不著頭腦。

須知政治就是這樣無情,退了位就是放下所有的權力,做個快樂的平凡人。之前,老馬承諾不會干預政治,不過從種種的跡象,老馬還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頻頻干預政府的決策,是不是要垂簾聽政的凶兆﹖如果捨不得放下權力,就要學習新國的李光耀成為內閣資政,越老越老樹盤根。新加坡至今還是走不出李資政的影響,其勢力不言而喻。

回教黨應該是幸災樂禍的一群,眼看老馬炮轟政府,就馬上要老馬成為國內的反對黨領袖。老馬沒有陷入圈套,當場拒絕。有趣的是,老馬以前的作風也深受前首相的批評。例如東姑阿都拉曼曾經批評老馬領導的政府,過於追逐權力和財富,若那個政府在來屆大選中贏出,人民將會辛苦。後來87歲的東姑阿都拉曼,更加入反對黨陣線,聲稱要恢復國家民主。原來回教黨的建議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有先跡可循。

當初老馬在位時的種種施政是不是勞民傷財,我國人民一定感同身受。現今政府大刀闊斧,束緊腰帶,開源節流,把無謂的工程一一取消,畢竟是內閣成員集體的決定,不是首相一人的意願。依我看,取消無實質意義的工程,不浪費公款,是好事一樁。

就我國首相的反應來看,他實在對老馬處處寬容,他不願對選錯人正面回答,只是對落實大選的承諾耿耿於懷以及對第9大馬計劃的實行來回應,而且首相也絕對尊重老馬的言論自由,不愧有大將之風。老馬有一點和李敖相似,越老越不甘寂寞,也許媒體對他少了焦點,時不時就要拋出一些火辣的課題興風作浪。孟子在《離婁》上篇有名句說到,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老馬在最光輝的時代退下,歷史對其功過,日後必有詳述。只不過言多必失,留下污點則得不償失啊。

本文刊登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周本興‧2006/06/09

Monday, May 08, 2006

狮城执政党“榴槤”政策收效

上周六(6日)锁定在新加坡第八频道的10点新闻,现场直播新加坡大选成绩。

主播在现场说,这一次大选可以看出新加坡人民到底是比较关注组屋翻新计划、政治稳定和就业机会,还是比较关注贯彻民主意识和言论自由。

这两种迥异的现象,前者是执政党推出现实利益的王牌;后者是反对党抽象虛無縹緲的理念。选举是人民选贤与能的管道,手中的一票投向谁,是要考量眼前的利益为先还是不切实际的主义思想为重。这就是“饭碗”为先还是“民主”为重的问题。当然反对党的理念并非否认新加坡不是个没有实行民主的国家,关键在於民主是否可以健全的发展。

这一次新加坡的选举可以看出端倪,人民钟情於现实利益还是抽象理念。

第一,从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带领的的人民行动党,在这次选举里赢得66.6%选票,国会议席数目保持82议席来看,许多新加坡人民还是“屈服”榴槤政策所带来的甜头──政治稳定、就业机会还有各种的福利好处,执政党就像手中捧著会生金蛋的鹅,人民不会笨得“杀鸡取卵”,断送美好前(钱)程。

第二,行动党这次的得票率比2001年大选的75.29%少了8.69个百分点,可以看出有部份的选民,特别是新生代,第一次投票的青少年,都期望国会可以增加更多反对党的声音,监督政府的施政而不至於政府过於强盛形成“一言堂”。这个当然可以理解,因为新加坡在大选之前就现场直播一群年轻人和李光耀资政的对话,这班年轻人和李资政唇枪舌战,明显看出对现代政治体系的不满和提出改革的心态,也许就是这个因素减弱行动党这次的得票率。
反对党保持2席
第三,后港还是由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夺得,以及波东巴西则由新加坡民主联盟主席詹时中蟬聯,选民拒绝了执政党献议的1亿8000万元组屋区发展及翻新计划拨款的“大榴槤 ”,由此可见,这两个区的选民还是“钟情”於“山竹”,可以降火清凉解热。而且,反对党在这两区获得更高的得戮t距,显示选民还有这两位重量级人物发挥了监督政府的角色。
第四,选战最激烈的阿裕尼集选区,虽然反对党败下阵来,不过由外交部长杨荣文所领导的团队以56.08%的较低得票率险胜来看,一部份选民还是希望有更多的反对党议员加入国会来抗衡“一党专制或独大” 的现象。虽然这次反对党不成气候,不过假以时日这批“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必定有所斩获。总的来说,新加坡反对党还是输在现实利益的“大榴槤”政策之下,要更有效的赢取民心,需要更多的反对党政治联盟,在下一届大选漂亮反击。
稿登星洲言路版7/5/2006

Monday, May 01, 2006

馬新一條割不斷的臍帶

政府宣佈不建美景大橋之後,每當下午5點下班時,我就會慣性地從辦公樓往外看,看看那座近在咫尺“不是白象”的關稅大廈,看看新柔長堤的“繁華”現象。這兩種情景互相交替,情緒也常常糾結。尤其又見新柔長堤癱瘓時,心更是戚戚然。

大家不要忘記,去新加坡的路向在放工時間交通擁擠不堪,可以想象在清晨陸續蜂擁而至長堤彼岸的千萬名大馬客工,無論晴天雨天,堵車現象似乎從來沒有好轉過。長堤就像馬新之間一條割不斷的臍帶,一方面帶來外匯和商機,聯繫著新馬感情:一方面也烏煙瘴氣,堵車無處不在。

去年通往城中坊的路向改道,原以為可以舒緩長堤塞車,不過似乎沒有多少成效。長堤的塞車依然,這樣的情形是有“季節性”(大馬工人的擔心是季節性的塞車日後會演變成家常便飯的現象)。

第一,每當長堤那方,為了加強防恐措施,畢竟彈丸小國,確保沒有受到恐怖威脅,有時突襲演習,造成交通不便,在所難免。特別新國正值大選的關鍵時期,嚴加防恐,也是情有可原。也有人認為這是新加坡在抗議我國停止建立美景大橋,不過個人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大。這是堵車現象加劇或惡化的解讀之一。

第二,我們也不可單方面把矛頭指向對方,許多交通堵塞的起因源於交通混亂。誰製造交通混亂﹖就是那些沒有遵守交通規則的人士﹐無論是騎士或者是有車人士。不論是非法越車、非法泊車,林林總總,一小撮害群之馬足以使長堤交通停滯,怨聲載道。這是解讀二。

第三,交警7點“準時”上班也是交通失序的原因。每當清晨4、5點大馬客工就要起身,準備奔向鄰國淘金去。堵車現象未必有“選時性”的。一些塞車現象甚至更早發生,不是7點準時堵車。一些客工埋怨交警辦力無效,準時7點上班。要求交警更早上班的同時,有沒有撫心自問自己是不是製造交通混亂的始作俑者﹖當然有交警更早的服務,可以協助舒緩交通,不過如果公路使用者不改變魯莽駕駛的心態,再多的交警也是治標不治本。

我不知道新山交警的工作時間,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我每天7點去上班的路程都見交警在維持交通秩序。這一點,我會給予交警響亮的掌聲。

以上闡述都是“人為” 的因素,既是人為,必有改善之道。還有“天意” 因素如下雨所導致的堵車現象,往往是不能控制的?!如果再演變成一雨成災,塞車就一發不可收拾。一雨成災造成交通大塞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為還是值得商榷。

以前有名部長曾說,堵車是都市繁華的現象。新山人,特別是在新國工作的新山人。這樣的繁榮不要也罷。5月1日的勞動節﹐他們的心願是長堤從此不要堵車。有可能嗎?或許在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長堤會更加堵塞!不信看看新聞吧。

(文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周本興‧2006/04/30)

Friday, April 28, 2006

一個笨人都沒有還是一個義人都沒有?

一個笨人都沒有還是一個義人都沒有﹖/周本興

李傲說新加坡人笨﹐追溯與人種論﹐以歷史闡明新加坡祖先的品種不優良。此番言論引起新加坡人民不滿﹐許多藝人名嘴認為李傲的言論偏激﹐織造是非。卻沒有人願意放下身段﹐從歷史層面著手研究﹐到底李傲所言有沒有歷史根據﹐還是子虛烏有的瞎掰﹖

記得多年前﹐讀過關於日本人種的書﹐關於日本人的高度問題﹐一直是日本人民困擾的事情。後來日本人用了一個世紀的時間靠著研究和營養學的發達以及“後天的努力” --增強國民體質和運動活動有關﹐日本人至今的身高問題的確見立竿見影之效﹐也增高許多。據研究顯示﹐從1999年開始日本人的身高總的來說比中國人來的高。你還敢說日本人矮小嗎﹖

新加坡的笨﹐未必無藥可救﹐也沒有到達“蠢” 的境界﹐也許因為先天的不足﹐才憑著後天的努力不懈﹐不然她怎能在沒有物資的情況異軍突起成為經濟四小龍之一﹖

話說到新加坡批評新山是“牛仔城” (是不是斷背山的後遺症﹖)﹐忠言逆耳﹐身為新山子民當然不是好滋味。許多政要人士引經據典排除萬難闡明新加坡媒體以不切實際的數據大作文章。

寫到這裡不知覺想到聖經里亞伯拉罕懇求上帝不要滅亡所多瑪和蛾摩拉這兩城的情景﹐當初亞伯拉罕還和上帝“討價還價” --以十個義人為標準﹐企圖以裡頭居住的義人來換取兩城不滅的結果。只可惜“一個義人都沒有” 。

新山發生罪案﹐如果是單一的事件﹐當然不能馬上標籤為“牛仔城” ﹐因為治安良好的新加坡也會發生命案。假如罪案頻頻發生﹐到達人人自危﹐足不出戶﹐甚至“一個義人都沒有”那就非比尋常。問問身邊的新山人到底新山會不會亂﹐他們會告訴你答案的。

Tuesday, April 11, 2006

诡异的“马来西亚,能!”

马来西亚的人民似乎无所不能,报纸天天报导“马来西亚,能!” 的新闻。只要你能用心,别出心裁,突发其想,一经媒体大事宣传,作秀一番,必定坐享其成。

君不见那2名儿童─再拉和沙曼只要在天定河一跃,就有1万奖金赠送,另加5英亩油棕园相送,真叫人大跌眼镜,也羡慕不已。当然,我们对他们小小年纪就创造创举给予最亮的掌声,不过如此赠送厚礼,似乎赏得太丰厚,有点“愧不敢当” ?

正如陈嘉荣先生所说的“错误的示范” ?我们把镜头转向神童阿迪,小小的年纪就是数学天才,因为智商比同龄高一等,遂对上课了无生趣,惨遭被学校开除的厄运,却没有人对他珍惜。

为何不见大臣部长之类赠送奖金稿赏他在学业的表现?抑或送他出国深造,也许他日为国争光成为诺贝尔得主之一也说不定?

在这里我们看到“同人不同命” 的写照,似乎也向民众传递了“读书没有那麽重要”的错误讯息。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稳深的教育基础,一切取巧花俏的“大马,能”,都是过眼烟云。

我也突发其想,我要脱下律师袍,在美景桥梁是弯曲是笔直的课题拿捏不定时,从新山游向新加坡,一炮而红。看看政府会给我甚麽奖赏?

(文刊登於星洲日报/言路·作者∶周本兴·2006/04/10)

Thursday, April 06, 2006

数字人生/小男人

人的一生跟数目字多少都有关系。你出生的那天,也就是你的生日日期和年份。例如你若在1975年12月30出生,那麽每年12月30日,你就会庆生,庆祝你的诞辰。19751230就是你人生的第一系列的编号。

长大后,上学了你跟号码也脱离不了关系。排队在前面就是第一号,坐在班上第一个座位,不是因为你考试第一名,而是你是全班个子小,也最矮短。从此你就被挂上全校第一小矮人。


在考场使尽奶力,在运动场上竞争,在唱歌比赛里,在演讲比赛中,每个人都寄以厚望,希望你都拿第一,为校争光,成为全国状元。你很纳闷,每个人都拿第一,那麽谁拿最后一名。倒数第一,也不错嘛,你赌气的说。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1──就是这个号码,每个人争得你死我活,每个人都“怕输”,不想得到排在1后面的号码,2也没关系嘛,3也不赖罢,偏偏大人们就是不喜欢,就是要你追逐第一名。

很庆幸的上了大学,你以为可以有歇息的机会。不过升学的压力,你的内心,也是叫你得到最好的数目字。最好所有科目都是“飞翔的颜色”(flying colour),都是数目1。作业要第一,考试要第一,课外活动要第一,连漏夜排队抢学额也要第一,做梦也梦呓“第一万岁”。

毕业了。大家也是争夺饭碗第一。看你的薪水几个数目,3位数的津贴,做粗工干活,分分钟倒贴;4位数的薪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供了房子,供了车子,还可以勉强过活。你还很羡慕被人头公司猎中的师兄,35岁不到,就有名车,还有洋房,还有客似云来的小妞。你下定决心向他看齐。

一些人怕怕被人家比下去,怕人家闲话。所以一些人就是不安分守己,挺而走险,原因是为了生活啊,为了1661(“找食食找”),连驾驶的汽车的号码──JJJ1661也是漏夜排队标中的。但是上得山多终遇虎,结果失手,送进牢房。奇怪的是,你看看自己监狱的制服,也有一系列号码,从此成为你身份的象徵,取代了你的名字。可惜在牢中,不能买万字,不然每隔几天,你一定光顾万能店,看看自己是不是幸运儿,中了多少奖金。

后来,多数幸福的人结婚了,生活的重担多了,儿子女儿一个接一个来,银行户口的数目字也一天比一天少。你非常的卖力,非常的努力赚钱,可惜政府无情的宣布汽油涨价,打断了生活的预算。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孩子也步入你的后尘,他们天天补习上学,你天天上班加班。天天追逐大家幸福的数目字,加减乘除,没完没了。

孩子长大了,你也发现自己老了。应该可以退休养老了。不过,你发现孩子也一样跟你窝囊,个个是“月光族”,还常向你伸手要钱,你退休金不足,还是要上班,还是要加班。 更糟糕的是,你因为劳心劳力,又不常运动,患上了疾病。终於有一天,你体力不支,进院了。诡异的是,你住院的病房号码居然是1661,难道这就是你一生的写照? 我们常在数目字里打滚,营营役役,终其一生。


(本文刊登在星洲日报/副刊·文∶周本兴·2006/04/05)

Wednesday, April 05, 2006

唯教育能改变命运/little man


在新山听《星洲日报》和《亚洲眼》主办的“拥抱知识.被知识拥抱”讲座,对施寄青作家的演讲特别有感触。
她从小生活颠沛流离,经过母亲循循善诱,立志以教育争一个出头天,扭转乾坤。后来因为婚姻破裂,为女权贡献力量,成为台湾数一数二的女权份子。
她说:“唯有教育能改变命运”, 这句话的确不假。她就是受过高深教育,在文字方面大放异彩,言之有物,所以一呼登天。
大马华人强调:“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虽然现今男女受教育是平常之事,但是根据阿兹米·扎卡里亚博士公布的马来西亚教育研究国家报告,17至23岁适龄青年的入学率仍很低,2000年仅为25%。估计17岁以上劳动力人口中有63%的人未接受任何培训。由此可见,还是有许多人辍学。
大马大学生入学率为7.2%,若和台湾大学入学率的70%相比,简直是天渊之别。盼望政府能够公平开放更多的学位给本地学子,共同缔造有知识份子的社会。
我母亲经常埋怨当年因为外公重男轻女而没有机会上学。她常自豪的对我们说,如果当年她能够受教育,她肯定也会是个大学生。
母亲就是没有受过任何教育,所以今天才必须割胶,拜树头。不过,她的一把胶刀却让我们兄弟姐妹都戴上四方帽,也是值得宽慰之事。

本文刊於星洲2006/04/04

Sunday, April 02, 2006

麻鷹不管管雞仔,選委會發動綠色革命

執業律師周本興表示,從環保角度來看,沒有海報的競選,有一股綠色革命精神,具有環保意識。選舉委員會建議修改條例,全面禁止選舉期間張貼海報,最大理由是海報造成無謂的浪費,上一屆大選的宣傳費用至少花掉了1億1千萬令吉,而且海報善後處理工作也令人非常頭痛。

但周本興認為,從環保角度而言,乍看之下,的确很有道理。然而競選的宣傳工具一定要快速有效。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古人打仗,必定要有武器。現代文明的競選,宣傳工具又豈能小覷?

周本興贊同陳耀星的看法,禁止使用競選海報,是違反了聯邦憲法第10(1)(a)言論自由條文。“何謂沒有競選海報?從字面上狹義來看,到底這個字眼應該被詮釋為‘無紙張宣傳品’,還是‘禁止一切張貼的海報’?”

“如果是前者,是否排除各大政黨在競選期間的黨報或者透過各大報章的宣傳?倘若是後者,這就加劇了在野政黨在宣傳方面的弱勢。”

周本興說,當唯一讓在野黨有效宣傳競選宣言和理念的海報也被連根拔起,修改此項條例是不符合民主精神。這也許意味著在野黨唯一可行之道,就是透過互聯網宣傳。

“然而,問題是,有多少家庭有電腦?有電腦的家庭也未必有互聯網設備。”周本興建議選委員應該多加關注選舉過程是否公平和民主,一些技術性的問題,好比填錯表格而喪失候選人資格的條例應該廢除;而另一方則在無競爭對手情況下不勞而獲,難免令人難以信服。只要選舉官糾正技術性錯誤,讓雙方公平競爭,由選民來決定,才算是體現民主精神的作法!

轉載自2/4/06星洲廣場

Friday, March 31, 2006

郑重推荐禽情兽爱

小男人进军台湾网路城邦,网名: 禽情兽爱。 获得台湾人民不俗的反应。

因而忽略了小男人手记和麻辣大状的网站。敬请网友见谅。

希望能圆在台湾出书的美梦。

欢迎各界人士光临指点!

Friday, March 17, 2006

本强,你不是烂苹果



本强小弟,中五会考放榜了,欣闻你考到10A佳绩,真替你高兴。每逢这个放榜的季节,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你在家中排行最小,所受升学压力肯定不小,特别面对哥哥们过去辉煌的成绩,全家和全校的人都在看你是否和哥哥们一样是读书的料。

你的小六成绩不理想,虽被我们比下去,父母原以为你不是可造之材,恨不得中学快快毕业后就出去社会工作。这是乡村一般家长的妇人之见。在我们家乡,不努力读书的孩子,一些中学还未毕业就去新加坡淘金。如今你的成绩标青,我们被你比下去了。

无独有偶,当晚哥哥就看了梁智强导演的《小孩不笨2》。片中一名不努力读书同学,名叫成材,被老师批评为烂苹果,无可救药。他的名字和现实的学业表现不成正比,小小的心灵受了极大的创伤,一度误入歧途。还好最后他改过自新,开除他的学校收留他,成材虽然在学业方面表现不出色,不过在武术方面非常标青,后来更为国争光。一些人也许不是读书的料,不过行行出状元,我从来也不敢小看那些不会读书的人。

因为他们将来可能是聘请你的老板。片中引人深思的是一对母女的对话:苹果虽然烂了,不过只要把烂的一边切掉,还是一个好苹果。教育是经国大业,不朽盛事。只要老师本著有教无类和学生持著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态度,读书的窍门一定会打开。


还好,你不失意小六成绩的表现,化悲愤为力量,在往后中三和最近中五政府考试中游刃有馀,不需家人操心,我深为你感到自豪。你考好成绩在传达给我的简讯中感谢上帝,我也有同感。圣经说,凡事谢恩。只有感恩的人,才能体会生活的真善美。我想即使你成绩欠佳,你也必会感恩。只有保持正确的人生态度,才会面对生命中的起起落落。


令人伤感的是,报章报导一名印裔生因为成绩不佳而轻生,这反映了填鸭式教育制度的弊病。读书为了好成绩,好成绩将来一定有好工作。这样的定律似乎成为每个父母的座右铭。还好我们的父母开明,不期盼我们有什麽伟大的职业,只要堂堂正正做个好人,不作奸犯科,他们就欢心了。你说不打算继续读中六,大哥没有异议。只盼望你申请土著预科班或师训可以成功被录取。


说到预科班,大哥就想到多年前从绩效制度引发苹果和橙之争。后来还有“红苹果”和“青苹果”之说,教育部用不同的考试制度录取土著和非土著进本地大学,那时引起纷争。时过境迁,希望这次不会历史重演,你不会成为绩效制的牺牲者。


末了,要提醒的是,考试成绩只是人生的一小片段或插曲,它不能完全决定你人生的道路。在未来,千万别在意成绩的好坏而左右人生其他重要的事情。即使跌倒,也要努力站起来,因为成绩不是生命的全部。《小孩不笨2》的开场白就一针见血说到,你到今天被人家赞美多少次。我以前常常责骂你,甚少称赞你。如今你考到佳绩,我竖起拇指赞好。至於那些成绩不理想的人,别灰心。天无绝人之路,加油!